玄衣不染

望行个方便,不与我争辩。
我渴望置于死地的爱,生勇的切肤之痛,如膜拜神祇虔诚,温柔而可怖。
BG正剧原女同人写手,逻辑偏激暗黑基调
狂奔在冷门道路上,日常难产

【永夜同人】霄壤之殊(二)

永夜君王/赵君度BG
(二)白露

  若说起四阀首府,各有千秋。青阳张氏肃穆磅礴,燕云赵氏尽透铁血粗旷,豪气贯霄,高陵宋氏则是奢靡盛丽,而白阀古朴陈规,建筑的比例分割俱是苛刻到了极点,一眼望去,严谨之风尽显,还浸透着一股高洁,实是钟鸣鼎食之家。

  
  在越陆上空,看着身下熟悉的长平封地,白殊影泛起思绪。她一年没有回这里了,上次离开的时候,还走的异常压抑。

  
  浮空艇经过一些规程,直入白阀首府,最终在宁国公御用的工坊停下了。白阀的战甲制造闻名帝国,便全赖于此处。白阀两公并立,其中的宁国公白松鹤是白阀的三位神将之一,在白阀资历最老的老人其列,除此之外,还是一位真正的战甲制造大师。

  
  在白殊影接到家族返回的通知时,一同到的还有白松鹤的口信。说是几次尝试,完成了一件并非战甲的武器杰作,颇感满意,觉得凭这武器的风格特点,在白殊影手中才能显露其锋芒。

  
  在偌大白阀,怕也只有宁国公凭借母系的情分上对白殊影这般了,虽谈不上分外亲切,却也绝不带有偏见,似是真的对待小辈的态度。

  
  在工坊的偏门,白晦雨看见白殊影步入大堂的身影,略带阴沉。在他眼中,白殊影身边还总是萦绕着另一个少女的倩影,埋葬了他年少青涩的情感。

  
  他是阀中三房的嫡长子,今年十八,修炼亦有小成,在族中已有地位,对当年的权利之争有些了解。虽是白松祁一手策划,可在他眼中,就是偏执的认为是白殊影间接害死了白明歆。

  
  “她身边那几个随她回来的人怎么说?”白晦雨沉声开口。

  
  来人道:“八级战兵,在战场之上,还不限于修为,堪称杀神。”

  
  闻言白晦雨眼中神色接连变换,也似被震惊,片刻才艰难开口:“十四岁的八级战兵,她若是明年突破九级,成就岂不直追赵君度?”

  
  赵君度今年十五,比白殊影仅大一岁,但于年初就点燃第九个原力节点。据传如今突破战将大关,也是唾手可得,但他选择了原力精进这条道路,轰动帝国上下。

  
  “公子,关于白殊影,家主只提醒你一句话,来日方长。”

  
  “何况白殊影这次回来,是为了赶赴太初学宫。家族此次的学宫小辈人选,只有白殊影才能与赵君度争较锋芒。使白阀在赵阀面前不至于落得下风。”

  
  他口中“家主,”自然是三房当家,白晦雨的生父。对于白殊影身上的隐秘之处,略有涉及之人。

  
  ……

  
  白殊影走进一间最为精致完备的内室,这里内里却空旷的很。一名白袍老者,伫立在放置了数种器械的柜台旁,他的左手中托着一个略显长的白玉盒,此刻正盯着它,像是沉思着。白殊影刚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将目光转移到白殊影身上,白松鹤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道:“回来啦。”

  
  白殊影闻言心中一动,点头应答,又抬起手来,取下了进了白阀都不曾摘掉的面纱,露出了一张苍白清冷的脸。她的面貌稚气未脱,五官的精致却已经初显,尤其是一双眼眸静若沉潭,於着散不去的阴郁,为她渡上了一层神秘而引人神往的魅力。只是素日里隐藏在阴影之下,叫人不得窥探。

  
  “看看吧,族里那几个小崽子都被我不留余地拒绝了,不说修为,凭他们那种程度的杀道武技,根本驾驭不了白露。”

  
  说着,白松鹤打开了白玉盒的盖子,露出了里面那柄通体银白的手枪。

  
  身为手枪,这柄枪的枪管略长。枪身通体布式样古朴的流云纹,像极了旧时代的古董。枪身入手却觉温润,称手无比。极轻,就像凭空抓了一把空气,受到风的眷顾。

      
  两人心照不宣,走入场地试枪。枪膛上好了白阀一般通用支持四级原力枪的子弹。

     
  白殊影很少使用原力枪,从前也大多只是用过有时必要的远狙,然而她举枪的手很稳。没有瞄准镜里渗透着蠢蠢欲动危机感的景色,她右手的食指轻轻摩挲着扳机冰冷的表面。仿佛按下扳机的下一刻,瞬间就会摧毁那近身处的目标。

     
  白殊影拥有极其敏锐的神经,果决的绝不出错的判断力,会紧紧抓住敌人任何的空隙。曾有用剑出神入化者,破空之声无可察,剑甚比鞘声先到。白殊影深知,一把原力枪的弹速再是如何,也绝对达不到这种境界,这便是机械与刀剑的最大区别。想要一把原枪做到无视任何距离,唯有跳跃空间距离,那无疑亦是一种传说中的枪技:瞬发!

      
  她当真不喜杀戮吗?可为何此时此刻她平举手枪,平静的表情下,眼瞳深处的光彩,厌恶而兴奋。

      
  这一枪,恍若隐秘之鬼,瞬息无声。若打在人身,或许要那迟缓的疼痛席卷神经,方能察觉。但终是仍差一线。

——————————
心累。感觉自己不是在写玄幻,而是权谋。我需要几场畅快的战斗描写,啊,还写不到呢。迫不及待想写四哥在太初学宫揍人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