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衣不染

望行个方便,不与我争辩。
我渴望置于死地的爱,生勇的切肤之痛,如膜拜神祇虔诚,温柔而可怖。
BG正剧原女同人写手,逻辑偏激暗黑基调
狂奔在冷门道路上,日常难产

【永夜同人】霄壤之殊(三)

永夜君王/赵君度BG
(三)学宫
 
  天挂半轮残阳,金红余光铺开潋滟色泽。白殊影站在厅廊中,渡了一身暮光,静静等待里面的尘埃落定。这决定,她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都要待在秦陆那个无限接近帝王之宫的地方,也是宗室世家核心子弟必要的试炼修习之地——太初学宫。传闻它享有千年盛誉,对领悟领域这等玄妙境域有其独特之道。

  白殊影想的还是方才那把“白露”,很少有这般勾起她心思的东西了。六级原力枪真是最适合她不过,虽然现今还有些许勉强,但想来凭她那不堪根基,无论如今如何风光亮眼,连未来触摸高阶战将的资格都没有。“白露”,怕是能随她一生。想到这点,白殊影的心便不禁柔和。

  她被傍晚的熏风吹拂着,怕是栖在檐角的雀也醉了,但是白殊影始终很清醒。清醒到,那道突如其来,凌厉霸道无匹的掌风袭来她周身数米,便跃身避过。

  在泛起的飞尘中,那人现出的身形宽袖古服,容颜只是素淡寻常,乌发如练,却是大气非常。她今年二十有五,武学之名却遍传帝国,正是白阀长女白凹凸,白殊影的义姐。

  白殊影一避成功,两人皆是静默良久。白凹凸眼中忽地精芒闪现道:“你九级了。”

  “一次闪避,如何看出来的?”白殊影语气微敬,眉目微颦。

  “一次闪避,凭你刻意收敛下我当然看不出来,不过信口胡说。”白凹凸嘴角微勾,颇为嘲弄。

  “没什么好隐瞒的。”白殊影的眼睛露在黑纱之外,其中神情仍旧沉如深潭。

  “看来你当真全然不在意自己未来如何,永夜几年,竟从未想过,刻意稳固一下?”

  我哪里有什么未来。

  这世上人多万千,也总会有一些人,他们生无可恋,死为归宿。

  当然这话,只是於在白殊影眼底深处。

  “我如你这般时,战力虽不可单依境界而论,但境界却也远不如你。如赵四那般进境迅速且根基稳固之人确实举世罕见。你杀气太重,阴极,太初学宫倒是个清心的地方。”随着尾音消散,白凹凸的身影亦不再出现白殊影的视线中。

  白殊影对白凹凸的确算是份内的敬重有礼,可很少称呼过什么,一直刻意避免,这的确是个尴尬的问题姐姐吗?这世间能当她如此称呼的人,早就再也听不见她的一切呼唤了。

  ……

 
  自从八岁以前,白殊影再从未去过秦陆,她也早已没了会留意沿途的眼。如果你去问那些黑暗中的人在生与死的断界间存活是什么感受?他们或许不会理睬你,而是仰头直灌烈酒放纵自己。白殊影却觉得那不叫存活,仅仅是存在而已,身体血肉尚还存在这个世上而已,谁又会去管他们内在的灵魂是否早已朽坏呢?

  大秦帝都,无疑是王气蒸蔚,物宝天华。立世千年来人族重中之重的核心,可谓黎明曙光之所在。大秦帝王的王者领域覆盖全城。除却帝室至尊,四阀特殊不论,就算七十二世家也不知有多雄厚的根基盘踞于此。

  放眼当今帝国,年轻一代的成长培养已然牵连国之气运,务必与永夜一方遥相制衡。故此天启军校、黄泉、暗花、剑雨泉、大道方圆等四大训练营,与诸般此类大成机制,都在帝国占有一席之位。而其中或许已并非受益最为广涵,但在帝国上层社会一定最不可忽视的还是当属“太初学宫”。它有着与帝国立世般近乎齐寿的悠久历史,底蕴深不可测,只对帝室宗亲高门大阀开放,士族也唯有零星一二佼佼者才能踏其门槛,其先最是看重出身血统。高层之中,帝室参与甚重,而更多的则是籍属帝国,却一心致力于各原力领域的离权中立者。不仅是年轻天才修行的学府,亦是那些大家攀登原力本源的阶梯。

  那几乎是一座浮空城垒,但它当然不会如战斗堡垒般硬式简练。甚至白石壁浮光掠影,在虚空中影射出了无数幻想中黎明诞生的漩涡。

  纵使此去经年,她形离若剖除世界,这里仍旧是她最大庆幸。

  那感觉好像走进了一片繁花盛开的庄园,却被告知这里已是荒凉的残垣,白殊影看到的不过只是曾经……

————————————
十五岁的四哥,难把握啊……虽然少年老成,但应该更锐气一些?不,外貌描写就够我憋一段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