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衣不染

望行个方便,不与我争辩。
我渴望置于死地的爱,生勇的切肤之痛,如膜拜神祇虔诚,温柔而可怖。
BG正剧原女同人写手,逻辑偏激暗黑基调
狂奔在冷门道路上,日常难产

【永夜同人】霄壤之殊(一)

永夜君王/赵君度BG
(序)起始

“你总是将杀意对准自己,若有如此气势,何妨不去逆转命运!”
黎明与永夜的距离,是最遥不可及的距离。
殊不知云霄与泥壤,又未尝不是。

 白殊影的父亲白松祁是一个拥有一腔野望的人。事实上,身为白阀阀主白松年的亲弟,两人天赋不相上下,争斗自少年时便伊始。而在这场权利角逐的争端落幕后,白松祁惨烈退场,留下他的独女白殊影,承受上一辈遗留的祸孽——白松年的第三女,白明歆也被卷入了这偌大漩涡中,失去了生命,一个天赋绝伦的女孩。
  
  然而白松年收了当时八岁的白殊影,他的仇人之女做了义女。经受打压的旁系嫡女,转变为家主一系的义女,从某种意义上,地位似乎还提高不少,然而这却是白殊影人生噩梦的开端。
  
  堂堂白阀,长平白氏。位列帝国四阀之一,如今更有三位神将坐镇,追溯以往几与帝国同立于世。家主长女白凹凸,年仅双十之龄武学之名遍传帝国,乃未来神将大才。二子白龙甲,现已加入折翼天使军团,崭露头角。
  
  如今白阀年轻一代,一如既往人才辈出。然而再过十几年后呢?虽然那时如今的,无论白凹凸亦或是白龙甲,都已年过三十,真正的为家族独当一面,可那时他们已经都不能再算作年轻一代。而地位高超若白阀,年轻一代的光辉岂能得时机被别家掩盖?
  
  放眼帝国,白阀向来的死对头赵阀,不说执掌名枪曼殊沙华的赵若曦,其四子赵君度早已判定天赋远超其几位兄长,凭借最小的年龄,却是接任赵阀阀主最大的希望。二人俱是不足十岁的孩童。
  
  这是强悍如白阀也不得不重视起来的弊端,白阀未来十几年后年轻一代的空缺。
  
  原本十岁的白明歆成长起来可以担此重任,但如今却已被扼杀于摇篮中。所以,白松年、是白阀需要这样一个替代品。于是便选定了白殊影。
  
  其实白殊影的天赋也是极好,只是她还太小,未来得及显露。不过如今,这些都不重要了。白阀只是这十几年间需要一个尽显天赋的年轻人撑住门面而已。时候一过,她彻底失去利用价值。编撰个理由,阀内高层一起演出戏,就为白殊影写好了奠定的悲剧。何况,白松年怎么又会放任仇敌之女未来成就过高?
  
  于是,白阀采取了最残忍的方式,连那些小士族都不会采用的培养手段——压榨潜力。尽管显露超乎一般的修炼速度,越阶战力,但这完全是在抹灭了白殊影未来更高成就的可能,也将她牢牢的掌握在了白松年的手里,沦为了一颗白阀未来必会丢弃的棋子。这无疑也是一种报复。
  
  白殊影参与了白阀对于死士的残忍训练,每个名门世家都会有这样的阴暗面。面对无数次生死边缘,切肤之痛,非人折磨,白殊影寂然对之。
  
  因为,这是她应赎的罪。
  
  为谁赎罪?
  
  待她好若亲姐的白明歆。是她的家族杀了她。
  
  白殊影常常觉得,她就是因为对白明歆的愧疚,她所要赎的罪过,才这样痛苦孤独的,咬着牙、苟活于世的。然后任由它们蚕食掉她赖以为人的一切。
  
  所以或许很多人都不相信,她所承受的一切,自毁未来、明珠蒙尘、她竟是心甘情愿。
  
  一朵花一旦开始枯萎,除却任她朽坏外,不会有任何办法。
  
  白殊影早已不为自己而活。



(一)照面

 哪怕是白昼,永夜大陆的天空也是灰暗的。上方那黑得深不见底的云层中正不断跳跃着雷光,假若一道天雷击落,一艘可以在两个大陆之间往复的星间级浮空艇都会燃烧着坠向大地。
  
  船长满头汗水,死盯着前方。指引方向的世界之巅群星仍在灰暗中晦明闪烁,这是驾驶室一众船员的唯一慰藉。
  
  这时驾驶室的门被闯开了,几个典型肃杀利落的冒险者装扮的人闯了进来,终于有人在电闪雷鸣,天旋地转的恐慌之中按耐不住躁动。
  
  “一群疯子,这种状况还不延缓飞行,老子没命陪你们赌!”
  
  “我要是疯子,你又是什么?傻子吗?看到头等舱坐的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吗?耽误了他们的事?揪下你的头也担待不起!”
  
  那人气急败坏的向那个区域扫视一眼,只是一眼,那个标志一闯入他的眼眶,他整个人便呆住了。
  
  身为家徽,那标志的线条却并不如何简约,反而极尽繁杂华美,勾勒出了一个蓄翼将展的天使图腾,与这个高门大阀的传世绝技云空之羽遥相对应。正是长平白氏的象征。
  
  坐在那儿的,约有七八个人。均是一身白衣,容貌中俊秀,透有圣洁之感。这一身气质,更符了白阀子弟的特征。
  
  “按秦陆的时间算,现在是年关,高门大阀活动最频繁的时期,通往秦陆、越陆的浮空艇来往不止,这些贵族要办的事儿多着呢。这段时间出次远门,就是忍吧!”
  
  这边的嘈杂,终于平息了下来。在不时的风暴震荡中,气氛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静。
  
  白殊影靠在浮空艇头舱的落地镜边,身躯始终不动一毫,多大的气流震动仿佛都与她无关,时间仿佛在她的身上停滞了。她的脸蒙上了半边黑纱,不带丝毫花哨,目的就是直接的遮掩容颜。但仅是露出的那双清澈眼眸,就彰显了她的年轻。她的着装与白阀他人略显不同,更偏灰白色,衬出了仅裸露了极少数的苍白肌肤、无比纤瘦脆弱的身形。
  
  然而另外那几人对白殊影都只是深深的畏惧。无他,便是这半年来在永夜战场上,白殊影教他们认识了什么是真正的杀戮傀儡。
  
  面对身体素质强于己身数倍的黑暗种族,白殊影的战斗风格极为凌厉。动不动便是突进数里,且行踪诡秘,所过之处如同一道死亡射线。她就像是个刺客,除非远程作战,否则极少使用原力枪。手持一对短刀,不知收割了多少狼人的头颅。而对上血族,就是狠辣刁钻的捅进心脏。
  
  据有心人观察,虽然有些夸大其词,白殊影平日服用军用兴奋剂的频率,怕是比水都多。
  
  白殊影习惯了旁人看她的眼光,但并不代表不在乎。十三岁那年刚完成了白阀针对死士强度的训练,一切行动仿佛都成为了本能。在演武场,她失手杀了一个贸然向她袭来的白阀旁系少年,不管是不是那些人的刻意安排,但是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从那以后,白阀同龄人看她,可以说既是畏惧,但又厌恶轻蔑。白阀中人自小心高气傲,可白殊影从不出席任何社交场合,这便是他人眼中乖离。一身杀气难能自抑,多与死士亡命之徒为伍,在永夜那等蛮荒之地参战,还曾失手杀过同族之人,这是他人眼中冷血残忍。
  
  这背后有白松年在推波助澜,刻意为白殊影营造这种扭曲形象。白殊影注定融不入同龄人的圈子,包括血脉亲缘,也是如此。
  
  白殊影看着虚空中的雷霆漩涡,突然不禁有了不如就这样一头撞进入的冲动。
  
  可是她不能。八岁以前,白明歆就是她的天。八岁以后,白明歆更是成了她活下去的意义。
  
  记忆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会涤荡所有的苦难,只留下温情,惊醒后却磨灭掉曾有的欢乐,唯剩下苍白和丑陋。
  
  白殊影想起了她的童年,那少数不多的温情,便都是白明歆给予的。而生父生母,当时却都为权利所迷。
  
  那个明媚如光的白明歆,纠葛了白殊影的一生。可是她也只能留在她的记忆里,至死都是少女。
  
  白明歆会竭力的不让白殊影受困于这白阀一隅。各方交际,都要拉上白殊影见识一下。还记得白明歆死去的前半月,赵阀五小姐赵若曦年满六岁,帝室正式将国之重器曼殊沙华交与之执掌,便是那在西陆赵阀帝室举行的浩大仪式,白明歆都带着白殊影去观礼了。她本来应是没有资格的。
  
  那天,白明歆指着端坐在赵阀席上的赵阀四公子,那个神清俊貌的少年。宴席间的彼岸花明灭开谢,他在其中恍倚风遗世。白明歆悄悄附在她的耳边说:她会超越他。
  
  白殊影犹记得当时,几人坐的并不算远,她当时自然是乖巧点头,一脸小女孩崇拜般的相信的口吻回答白明歆。而后后知后觉,赵君度恰好在向她们那边看,与他目光相接的那一刻,甚至能一眼看清他眼中跳动的紫火。当时白殊影心下慌乱,连忙低下头去。
  
  这几年,白殊影都没有再见过赵阀的四公子赵君度,只听说他那赫赫盛名愈发如日中天。想来,他竟是差不多唯一见面能够引起白殊影一些正常情绪的人了,而那种情绪,竟是一种独属于女孩子的尴尬。

——————————
初三备考党,不知道填不填的完。
本章浮空艇的过渡剧情直接取了原著。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