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衣不染

望行个方便,不与我争辩。
我渴望置于死地的爱,生勇的切肤之痛,如膜拜神祇虔诚,温柔而可怖。
BG正剧原女同人写手,逻辑偏激暗黑基调
狂奔在冷门道路上,日常难产

【辘绪】Your salvation has begun

私译为:汝之救赎,已然莅临。
内容过激、压抑注意!
设定红绪堕成污秽
————————

这里是祸野,从来不曾存在什么光与暗的分界。荒原上即使游动着那可怖的生物,只会比荒原更显荒芜。

化野红绪的身躯爬满污秽,无神的灿金眸子,色彩虽明艳,光辉却黯淡。她抚摸过仿佛刺穿头皮而滋生成的狰狞恶角,所有的感情都已经趋向迟钝,一切感知痛苦与喜乐的神经都变得毫不关己。

她已堕入泥沼,再难回头,亦不懂何谓回头。

她只有重复再重复,去灭杀她目之所能及的一切污秽。曾有信念在她心中如同诅咒一般扎根,与已经忘记缘由的仇恨混杂在一起,驱使着她杀戮。

连带着,还有一个深入骨髓,不可忘却的名字。

“焰魔堂辘轳。”

“……是谁?”

这个地带有着浓厚的血猩气,混杂在祸野的风中。这个气味令她感到无比陌生,却又带着令她躁动不已的香甜。污秽的死亡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他们湮没于世,连一粒渣子都不会留下。

那么她日后会留下这具对她来说堪称负担的脆弱躯体吗?

她又算是什么呢?

她还是……

她一路凭借野性的直觉探寻,发现了那几名人类。准确的说,那是一个活着的人类少年,和几具人类的尸体。

那个少年有着赤红色的发,在祸野血红的背景之下喧嚣着,独属阴阳师的衣袍略显残破狼狈,张扬的年轻面庞写满坚忍、不甘、仇恨、焦躁,或许更多。一双红眸紧紧锁定着同伴的尸体,他的膝盖仿佛在刚告终的战斗中留下重伤,半瘫于地,但他在拼命的为想用双脚踩在大地上而努力着。

对,拼命。

接下来,他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全身散发出戒备的气息,观望四周,双腿更加发力起身。

但化野红绪可以确定,他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仿佛如遭雷击,双膝又再次跌跪在地,她可以想象,以人类的身躯而言,那一定是痛极了,可那个少年不发一声。

怎么还会有感知痛觉的间隙呢?他的心脏从见到她那一刻起开始疯狂跳动,打出了有生以来最响亮有力的节拍,全身的血液都仿佛逆身而行,蹿腾着灼热的温度。

那是多么熟悉而又倍感陌生,他朝思暮想的身影,就这样出乎意料的再次闯入他的眼帘。

他很久没再见过她了。从听到少女失踪的噩耗开始,他每时每刻都在自责。当他看清楚少女无神而空洞的面庞,这种感觉更甚。

她曾经有一双祖母绿的美丽瞳孔,薰紫的雅静发色,沉静淡雅的神情与气质。通常她是严肃古板的,可也是最为温柔体贴,都是这个世上顶美好的存在。

——他放在心尖上的少女啊,因为遇见他的喜悦而绽放花容的,宁静的她已经不在了。

——可是这个少年就是不死心。怕是至死也不会死心。

  “红绪……”

  “红绪……”

  “化野红绪……”

  他们拥有着一种诡异的默契,都伫立在原地不动,只有焰魔堂辘轳口中不断吐出的颤抖音节在风中支离破碎。

  那个面貌分明可怖,却又不失一种病态美感的污秽少女,上天的宠爱一定被她分去一半。身为污秽,怎能那般美丽。

  她终于终于开了口,开口便是一道霹雳。

  “如果你是在呼唤这具脆弱身体原本的灵魂,那么她已经不再了。”

  “你将她怎样了?”

  “被我取代了,得远古污秽始神认可,所以我成为了这具身体的主人。”

  美丽的污秽看见那个少年低下头去,似乎分外失落。她感到十分诧异,搜寻这具身体过往的回忆,化野红绪身为少女的一切细腻而隐秘的情感,都紧紧与这名少年缠绕。除此之外,就是干枯的阴阳师修炼,她将生命中的大片鲜活都交给了他,而化野红绪亦是最了解焰魔堂辘轳的人。如果焰魔堂辘轳仍是化野红绪记忆中那个少年,那么此时此刻重要之人落入这般境地,他应当会不假思索,莽撞而不失信念的,蓄起拳头便上,去消灭一切阻挡他的障碍,然后敲醒沉浸在深渊的人。殊不知化野红绪曾经甚为这种冲动而着迷。

  但是,化野红绪的情况大概和任何人都不相同。

  便是焰魔堂辘轳,那个本体心中最特别的人,也绝望了吗?

  他在土御门岛的确经历很多,亦改变许多。但只有这件事,绝对不可能。

  焰魔堂辘轳一个呼吸转瞬直起身来,毫无征兆。什么都没有顾忌,径直走向化野红绪。用手撩起她一缕长发,抚过他亲手送给她的桔梗发卡。再一次凝视她的脸,那是一张十分熟悉,他朝思暮想的脸。暗金的眸中无悲无喜,仿佛被抽走了感情,巫女手中的提线玩偶。

  “你知道,红绪为什么想成为你吗?”

  在污秽少女终于闪动了些许人类神态的脸上,她的嘴角突然一勾,发出一声冷笑。她还当他要做什么……

  她手中狰狞的利爪毫不犹豫的穿透了他的胸膛下方,再次裸露在外的手已经沾满了他的血。做出这样的举动她似乎显得格外漫不经心,低垂下头去,神情一片冷清,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焰魔堂辘轳刚刚询问她的问题。

  她认真的联系本体过往的记忆,思维,理智。甚至审问那颗早就不必再跳动的心脏,与失去情感的脑部神经。最后她终于得出了答案。

  也是化野红绪一生的最绝对答案。

  她宛如上了发条的机械一般说出或许在她还未成为她之前便预定好的答案,冷静平淡的不可思议,好像根本不是什么要紧的话。

  “为了拔除世间一切污秽创造出没有纷争世界的梦想。”

  边说着,她不禁在心底里冷笑,自己不也堕成了污秽不是吗?边用利爪再次穿透少年的身体,这次是胸膛,准确无误。

  “为了……”

   可是现在她却不禁顿了顿,然后不紧不慢的,怀着一种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奇怪情感,直视那个少年温柔而坚定的眼眸,说完了她要说的答案。

  “为了在焰魔堂辘轳面前立足……在未来与他永久的……携手并进。”

  本应该是这样的。

  少年应声倒地,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安详的弧度,他已经听到了毫无遗憾,完全没有必要再为化野红绪而担心,终于可以为她而放心的答案。

  有冰凉的液体从原本名为化野红绪的污秽眼中留下,她征然抚触。这是她的少年的救赎换来的。

——End ——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