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衣不染

望行个方便,不与我争辩。
我渴望置于死地的爱,生勇的切肤之痛,如膜拜神祇虔诚,温柔而可怖。
BG正剧原女同人写手,逻辑偏激暗黑基调
狂奔在冷门道路上,日常难产

【凤玉】掠过我镜头的眼

“我曾经以为,爱没有期待,就是一种自由自在。”

——题记

鸣蜩五月,还狭带些微春寒。韩城地势高,区域内甚有内海,这个气候的空气清新而冷湿,吸进鼻腔里,心神都骤然清明。

知名学府新郑坐落在市中心,整个院校的风格,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什么文物保护单位,古韵盎然。于东南角,是一片蓝紫色的花海。那一个个小小的,状如燕雀的花朵,在清风中荡漾摆动。仿佛真的活了过来,飞燕草将它们那轻盈而又自由的身姿在风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无疑更是成了郑大一道独特靓丽的风景线。

这时候在花坛的座椅上读书,交谈的学子们很多,但更多得还是那些摆着娇俏却又不免俗套的姿势,穿着各色衣饰等待与花合影的女孩子们。她们就像是穿行在花丛中的花蝴蝶,只是花蝴蝶不能向她们的闺蜜或是男友比出自得的剪刀手。

倘若这时,在她们的视野里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他身形颀长,身着利落的白衬衫。有种凌厉而凌乱美感的头发,一边利落清爽,一边半长至垂肩。面容清俊白皙,不知是否是混血,他那双眼睛竟是蓝色的,澄澈悠远的蓝,让人想起北极浩渺深邃,纯净不受一丝污秽的夜空。

重点是,他双手似是拿着一架价格不菲的黑色单反,还有他观测风景的眼,全身都散发着一种专业的风度,让一旁大多只是拿着手机的同校友一时感到物质上的差距。

可白凤并不以为意,相反此刻的他有些困扰。他本是想起个早,拍摄沐浴晨光中,迎风摇曳的飞燕草。自上学期初入校园,知晓这花坛里种的都是飞燕草,他便有此想法了。他喜欢这种自由而轻盈的植株。

只可惜他那个时而万分靠谱,时而令他感到操心的兄长,并不知晓他这单纯美好的小计划。昨日与鹦歌等一众音乐系大四同学出去玩乐队夜半方归,今早他要负责给墨鸦准备早餐,已然使他错过最佳时间。

花海变成了人海,他的镜头无处可容了。有人招呼着“帅哥,能否帮忙拍个照”。但白凤兴致全无,并不是很想答应。

白凤正预备返回,几只飞鸟却掠过他的眼。每个摄影家想必都会有偏爱拍摄的事物,他恰巧就是喜欢那些洒脱而自由的事物。尤其是眼前的飞鸟,它们有一双翅膀,可以在人类尚且难以完全掌控的天空自由飞翔。

白凤移动镜头抓拍,那些鸟儿刚好飞到一处无人的花丛,背靠一颗大树。一副花鸟图就在眼前,仿佛天赐良机。

白凤聚精会神,等待那个瞬间。然而不知当他看到那个无端闯入的身影却是个什么感觉,是曲径通幽?还是峰回路转?

在本就已无暇的画面里,她从树后绕出,眉目一片恬静淡然。她栗棕色的长发在身前轻轻漾起柔美的弧度,还有芽黄色的裙摆,雪白的衣纱,发间青碧的缎带。她的双眼如含一汪秋水,究竟有没有在哪个瞬间掠过白凤的镜头呢?

白凤在那刻鬼使神差,有人闯入这幅画面本不符合他的初心,但他依旧按下了快门。刹那间的永恒,心动却长存。

如果可以,白凤希望有一天:那双秋水眸的主人,可以专注的注视他的镜头。

评论

热度(11)